1分11选5-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11选5-首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4 20:03:3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伊丽苏娅建议,将来可以考虑通过“政府补贴+商业保险+民政救助+慈善捐助”的方式,解决植物人家庭面临的经济困境,短期内也可考虑将植物人医疗及护理纳入大病医保报销范畴,一定程度上缓解家属负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医学专家告诉记者,目前,植物人促醒的治疗手段主要是神经调控治疗,也是国际上目前相对有效的治疗手段。其中应用最广的是深部脑刺激和脊髓电刺激手术,其原理都是通过在患者体内植入电极,刺激患者大脑活动,改善其神经活动状态,又被称为“大脑起搏器”。据了解,目前在中国,专门进行植物人促醒的科室,包括何江弘团队在内,不到10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副会长伊丽苏娅长期关注植物人群体。她认为,植物人托养机构审批难,在于政府没有将植物人纳入类似老年人、残疾人等特殊群体的服务和管理体系之中。这导致植物人托养机构的主管单位至今没有明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据塔斯社2日报道,莫斯科国立谢切诺夫第一医科大学正对6种新冠治疗药物进行临床试验,俄专家准备总共征召1500多名志愿者参与试验。此外还有3项该大学开展的新冠药物研究正处于启动阶段。陈怡和她的母亲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伊丽苏娅说,植物人也是有其生命权和健康权的,随着社会发展,这个群体会越来越庞大。政府有关部门应该用前瞻性的眼光,基于植物人的特殊性和特殊需求,早日为植物人群体提供一些政策依据和制度安排。“只有政府定位了,提出政策导向,下面才能根据政府主导,调动更多社会力量帮扶植物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托养中心是去年春节后搬到这里来的。创始人相久大以前是密云区人民医院的一名神经外科医生。因为工作关系,他每年都会接触到植物人,据他了解,普通医院和养老院都不愿接收植物人,医院是出于医疗资源有限和经济效益的考量,养老院则嫌照顾这类病人麻烦,而且容易和家属产生纠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专门收治植物人的托养机构,目前只有相久大的托养中心。但即使这个全国唯一的民间机构,目前也是困难重重。2014年为托养中心办理经营许可证时,相久大发现,没有任何一家行政部门同意审批与植物人托养相关的机构,最后,他以创办残疾人托养扶助中心的名义,在密云区民政局拿到了“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”,主管单位是密云区残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多数情况下,对于植物人及其亲属来说,回归家庭也会受到各种外部条件的限制。除了陪护者身心俱疲,护工难寻、费用高昂外,家属和护工都普遍无法应对植物人的一些医疗护理问题。北大国际医院神经外科病房护士长杨燕君说,平时,家属想给植物人换根胃管可能都需要带着病人跑到医院,而这本来是社区医疗机构可以解决的事情。但是现有环境下,社区医护人员可能不具备这方面能力,而且他们上门提供医疗服务报酬微薄,这与他们需要承担的风险和付出的劳动力不成正比,因此,社区医疗机构出于综合考量不愿做这类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心生存时间最长的是一位86岁的老人,是这里的第三位患者,已经住了4年多。家属都觉得不可思议,“没想到老太太能在这里活四年”。起初,老人的丈夫会时常来看她,近两年,丈夫的身体也每况愈下,一年要住几次医院,偶尔来一次要让两个儿子扶着才能走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朋说,妻子现在可以像牙牙学语的孩子那样发出声音,提醒他换尿裤,眼睛和头可以随着他移动,自己会用奶瓶喝水,别人把她的身体放好后,她可以自己坐着……总之,他看到妻子在一点点康复。